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甲老人王铭三的博客

年逾花甲,生性散淡,无拘无束,天上人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平民之家,长在城市底层,混在下流社会,只会垃圾文学。我就是北京的一个糙老爷们,来不得半点高雅,喜欢的您就看两眼,不喜欢的您就别看,小心污了您高贵的眼!

网易考拉推荐

【原】我平生第一个贵人  

2010-07-31 16:10:07|  分类: 说说我自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逛庙会,常听算命先生说“……您45岁那年得遇贵人,有一步好运……”、“您38岁那年有一场灾,不过有贵人相帮,有惊无险……”我以为,这个能给人吉星高照,能让人躲灾避祸,能助人好运连连的贵人,一定是有权有钱有势、有头有脸的显赫人物,起码也应该是个英雄豪杰。

花甲一过,忆及往事,渐然醒悟,原来贵人有两种,一种是“尊贵”的人,一种是“珍贵”的人。一个人能够得到“尊贵的人”帮助,概率毕竟很小,而“珍贵的人”却环绕身边比比皆是,只不过是你没有感到他的“珍贵”,没有“珍惜”而已。

◆----------------------◆----------------------◆

那时,我们初中每个班有一个少先队中队,每一个中队配一个“课外辅导员”,辅导员是高中一二年级的女共青团员。

我们初一六班的辅导员,是高二二班的女生,中等身材,短发,穿着朴素大方,透着一股书香门第的气质,据说是39中高中最漂亮的女生,也是最有希望能考上北大、清华的高材生。

初二,学校又派来了新辅导员。不料先是反右,紧跟着是大炼钢铁,然后就是勤工俭学劳动,少先队根本就没时间组织活动,这一任辅导员还没跟我们混熟,就稀里糊涂卸任了。

初三,我们全年级半工半读,三天在教室上课,三天在车间劳动,哪里还能有课外活动的时间?学校连课外辅导员都没派。

所以,初中三年,我们实际上只有这么一位辅导员。可惜我们这些小门小户的孩子天生胆小,不敢问老师的名字,以为那是不礼貌,直到今天,我仍然不知道辅导员姓什么叫什么。

◆----------------------◆----------------------◆

作为“教育与劳动生产相结合”的改革试点,39中要与北京低压电器厂实行“厂校合一”,工厂搬到我们学校,我们搬进北教堂,北教堂合并到南教堂,上帝、圣母和神父也都为教育改革作贡献了。

那天,我的同桌悄悄告诉我,她碰见辅导员了,穿着一身崭新的工作服,正从汽车上往下卸东西。原来她没考上大学,现在在低压电器厂当学徒工。同桌还说,辅导员还向她打听我最近的情况呢。

后来,许多同学都见过辅导员了,可我却一直没能碰着她。我一直憋着想问一问她:你不是总爱抓着我的手,点着我的鼻子告诉我“你一定要努力学习,一定要考上大学!”吗?你自己怎么就不努力了呢?我们老师都说你有上清华、北大的希望,你为什么连一个专科学校都没考上呢?

◆----------------------◆----------------------◆

1959年,父亲的单位到老家搞外调,正赶上被我爸爸得罪了的那帮人在村里掌权,又加上我家几代单传,村里没有一家近亲,于是我家就由土改分得三亩地的贫农,一下子变成了富农,从革命力量,变成了革命对象。

后来说起我家富农成分的来历,好多人都以为是我编造的天方夜谭,其实这事别说是别人不信,就连我自己都不信。

1969年我回了趟老家,按母亲的提示,我走纺了几家老乡,都说当年北京来人调查,当时的书记说“他家是地主!”,有人提示“他家可还分了三亩地呢!”他才改口说“那就富农吧!”

我找到队部,书记、队长、会计都在,问他们,他们也认可这个说法,我问能不能改过来,书记说:“难!老书记那时是以村为单位,公章对外有效,现在是以公社为单位,我们不能直接对外。再者说,现在要把贫农改成地主,很容易,要把地主改成贫农,你就得向大队、公社打报告说明更改的理由,哪一级不批准也通不过,谁一上纲说我们为富农翻案,我们就要承担政治风险……”

◆----------------------◆----------------------◆

快要毕业的那天,上完上午课,我刚走出教室,辅导员把我一把拉住“走,吃中午饭去!”

我们来到校园北的小花园,找了个石凳坐下,她从书包里拿出了果酱面包和汽水,那可是我们当年最奢华的野餐了。

我看着她一身的工作服,迫不及待地问她“辅导员,您怎么没考上大学呀?”

她说“三儿(那是我的外号),以后别叫我辅导员了,我听着伤心,还是叫我姐吧。”

我说“好,就叫你姐。姐,你不是功课挺好的吗?”

她说“我不是没考上,我的分数已经够上北大的了,我是因为政审不合格没被录取。”

“政审?”

“对,政审,政治审查。我爸爸被打成右派了,我哥哥五七年考大学,因为发表声明跟我爸爸划清界限,揭发批判我爸爸,不仅火线入党,而且还保送清华,算是体现政策。我五八年考大学,就按五类分子子女对待了。”

“你也可以跟你哥哥似的,发表声明划清界限哪?”

“其实我跟我哥哥是同时声明划清界限的,当时还受到咱学校的表扬呢,可是已经不需要我体现政策了,我再声明划清界限也没用了。你家的事我已经听说了,你将来也肯定上不了大学了,不如报考中专吧,好歹有个专业,将来能分配个工作。”

“三年以后说不定怎么变化呢,万一那时不政审了呢?”

“我没被录取,归了街道,工厂来招工,谁也不要我这右派女儿,后来还是我们班主任找了校长,又正赶上咱们学校跟低压电器厂合并,才把我招进来。我妹妹明年考大学,肯定还是考不上,现在已经开始找工作了。有这些前车之鉴,你还想撞大运?算了吧,稳当点好,四年以后中专毕业,分配个单位当一个小技术员,好赖也算是个小知识分子,平平安安过一辈子算了……“

◆----------------------◆----------------------◆

我听了辅导员的话,上了中专,只是大学梦并没有彻底破灭。

1962年,一些功课不如我的同学都考上了大学,着实令我馋了好一阵子,可看到那些没考上大学的同学,不是去了煤矿,就是去了林场,又有些庆幸。直至大革文化命,得知有的大学把五类分子家庭的大学生都遣送农村老家了,大学梦就完全惊醒了,知道命运让我今生与大学无缘了。

现在,我已然是靠退休金生活的老人,因为上了中专,比上大学的同学多了四年工龄;因为破格晋升了高工,与上大学的同学享受着同样的补贴。思前想后,总觉得是辅导员在关键的时候,给我指出了一条切实可行的明智之路,让我收益无穷。

她比我大三岁,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但却是我平生遇到的第一个贵人。

(2010-7-31)

  评论这张
 
阅读(797)|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