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甲老人王铭三的博客

年逾花甲,生性散淡,无拘无束,天上人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平民之家,长在城市底层,混在下流社会,只会垃圾文学。我就是北京的一个糙老爷们,来不得半点高雅,喜欢的您就看两眼,不喜欢的您就别看,小心污了您高贵的眼!

网易考拉推荐

【原】一个令人怀念的贪污犯  

2010-07-26 16:57:47|  分类: 家住福绥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了初二,全天有课,我们这些家离学校远的就都入了伙。

“入伙”,可不是落草为寇,而是“加入伙食团”的简称。

解放初期,机关和公立单位都延续了部队的传统——吃大伙。

“大伙”估计来源于“大型的伙食”。每个月大家都交一样的伙食费,十个人一桌(“桌”是一个单位名称,并不一定拥有一张固定使用的桌子),蒸饭放在大笸箩里,汤盛在大桶里,随便吃;菜限量,一桌一个打菜用的洗脸盆,值日生打回菜来分到每个人的碗里。到了月底,如果伙食费还有剩余,管理员就会安排一顿有鱼有肉的美餐,这就叫“吃伙食尾子”,也叫“改善生活”。

39中紧邻西什库教堂,原来是教会学校,设有学生宿舍,可以招收远郊区和外地的学生,因此学生食堂的规则是根据住校生的特点设计的——菜金每月三块五,实行大伙制,由炊事员打菜,每人一份;主食实行食堂制,大米饭5分钱半斤,吃多少买多少。如果住校生来了老乡或朋友,穷学生又没钱下馆子,就可以打一份菜,多买半斤大米饭,5分钱就请了个客。

◆----------------------◆----------------------◆

我们入伙的时候,管理员是杨老师,一个黑脸大汉,戴上胡子整个一个猛张飞,一副整脸子,没有一丝笑容,他往食堂门口一站,学生排队打菜的队伍,立即静悄悄地直直溜溜,他往谁身后一站,谁都心里打鼓,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误。没过几天,就传出来一股风,说杨老师从解放前就是看监狱的,梁校长闹革命被捕,就蹲在杨老师那个监狱,梁校长把杨老师教育了一番,杨老师就给梁校长办事了,就因为干过些革命的工作,解放后就留下来继续看监狱,后来岁数大了,通过梁校长的关系又来到咱们学校管食堂。

这股风,谁都信,都觉得这杨老师跟梁校长关系不一般,就连那些自由散漫的炊事员,见了杨老师也都笔杆条直的,不敢有一丝懈怠,都说杨老师长了一身瘆人毛。不过我们倒觉得杨老师和蔼可亲,只不过是狱警干的时间长了,有点职业病——肉笑皮不笑,说句文词就是“喜怒不形于色”。

◆----------------------◆----------------------◆

食堂在学校最南头的“操场院”,顾名思义,那里是全校上体育课的地方。南屋是教工食堂和学生食堂,学生食堂桌子很少,是住校生吃早饭和走读生放碗的地方。

北屋的西半边是体育教研室,东半边是“垫子房”,里面铺着两三片棕垫,有练体操的,有练拳击的,因为我们学校出过拳击健将和体操健将,所以什刹海体育馆淘汰下来的器具就送给了我们,也因此我们学校的男生谁都会比划两下。

院子的中间是两个篮球场,四周是跑道,开个小型运动会足够了。

院子的东边是一座大伙房,东南角有几棵大榆树,树下立着一架浪木,还有一副秋千架,那可是我们竞技的场所,秋千绳不能打成90度,在同学中基本上就没地位可言。

杨老师买菜,一般都去远郊区,专买那些便宜的大路菜,一买就是两三卡车。买菜卡车回来的时候,也正是我们玩兴正浓的时候,杨老师一嗓子“卸车唻!”,所有在操场院玩耍的同学都得赶紧停止,立即前去卸车。车卸完了,杨老师也没一句客气话,只是一句“行了,玩去吧!”大家这才如同大赦一样。

杨老师会算计,卸车后,找几个炊事员把掉在地上的菜帮子、踩碎了的胡萝卜……捡起来,洗干净,剁碎了,掺上煮粉条,加上盐和五香粉,搅上面粉,炸成丸子。那个穷年月的穷学生,一个学期也难得吃上一两回肉,炸丸子烩白菜就算是有油水的美肴了。

我的同桌乃玉,是个“蔫有准”,他总是第一个打丸子,买完饭回来排队再打一份丸子,他的碗里总是中间一层米饭,上下两层丸子。

那天我正在打秋千,居高临下看了个正着,忍不住就告诉了胖子,不料胖子又告诉了老魏,老魏告诉了老于头,传来传去,“丸子三明治”就成了我们哥们这个圈子的公开秘密。

俗话说“鸡多不下蛋,人多踩塌了房”,我们都是买完米饭以后,拿勺子用米饭把碗边擦干净,消除打丸子的痕迹,然后再去打第二份丸子。胖子不动脑子,买完米饭没装修,原生态的就把碗伸了出来,瞎子都能看见饭底下有一份丸子,炊事员一声断喝“你怎么打两份呀!”。“做贼心虚”的我们赶紧要遛,没想到炊事员认了真,拿勺子在我们碗里一通扒拉,结果自然是各个露馅,于是把我们带到了管理员办公室,交给了杨老师。

◆----------------------◆----------------------◆

杨老师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叫了一声“胖子,跟我走!”胖子这个罪魁祸首一被带走,我们就忐忑不安起来,没想到一会儿被杨老师押回来的胖子端着一盆炸丸子,杨老师说了一声:“随便吃吧,别撑着!”就出去了。

我们问胖子是怎么回事,胖子说,杨老师知道我们都是经常帮助卸车的;杨老师说丸子是自己炸的,以后卸车小心点,少糟蹋点菜就什么都有了;杨老师还说,以后想吃丸子就找他,不用偷偷摸摸做贼似的……

我们正美美的吃丸子呢,就听外边杨老师在训炊事员,“你们家孩子要是多吃了个丸子犯死罪呀?别说是他们经常帮咱们卸车,就是没帮过咱们忙的,你也不能往班主任那送,他们都是孩子,馋也罢,饿也罢,都不是品质问题,不能当贼对待,回去跟大伙说说,再吃丸子手松点,看那个子高的就多给点,看那馋的直流哈喇子的也多给点,好不容易改善一次,别惹学生们不高兴,记住!他们都是咱们自己家的孩子,知道吗?”

从那以后,我们没有再打两次丸子,因为后来的一个菜比过去的两个菜还多。我们以后再见着炊事员,不再喊“师傅”而喊“大爷”了,在我们的带动下,“大爷”成了炊事员的官称,最后连那些年轻的老师也跟着叫大爷了。再后来,食堂的事就是大家的事,只有把“食堂要人帮忙了!”从南喊到北,所有的男生都会往南跑,抢着给食堂干活。

◆----------------------◆----------------------◆

寒假过后,第二学期一开学,我们发现杨老师不见了,听大爷说杨老师被警察抓走了。

一开始,都以为杨老师是历史问题翻了车,后来才逐渐闹清楚。

原来是西城区教育局普查学校食堂的账目,初步查实杨老师有贪污行为,学校不相信;北京市教育局又来查,杨老师还是有贪污行为,学校还是不相信;最后,北京市财政局、商业街、税务局来了个联合大检查,结论仍然是杨老师有贪污行为,学校仍然是没人相信。

校长、学生会主席、老师代表、住校生代表的一封联名信直接递给了市长,提出了一个费解的问题——杨老师管理的食堂,是历来收费最低的,老师满意、学生满意、炊事员也满意,比周围那个学校的食堂办得都好,杨老师怎么可能贪污呢?他从哪里贪污呢?

过了几天,杨老师给梁校长来了封信,说是对不起梁校长的教育和信任,旧狱警的老毛病又犯了,把节约出来的粮票、油票都倒腾成现金据为己有了,现在他已经全部坦白交代了,希望以后的管理员以他为戒……

后来的管理员倒是奉公守法,可是食堂越办越糟,好在时间不长,学校改半工半读,学校食堂与工厂食堂合并了。

◆----------------------◆----------------------◆

几十年过去了,39中留给我两个深刻的记忆。一个是炸丸子百吃不厌;一个是对贪污犯并不一定仇恨。如果单位有两个食堂,我一定到贪污犯杨老师办的那个食堂入伙,因为那个食堂吃的好,吃的便宜。

几十年过去了,老同学都记得39中的炸丸子,都怀念那个肉笑皮不笑的杨老师,又都为他的“贪污”抱不平——他拿的是他精打细算节约出来的钱,怎么能算贪污呢?

(2010-7-26)

  评论这张
 
阅读(774)|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