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甲老人王铭三的博客

年逾花甲,生性散淡,无拘无束,天上人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平民之家,长在城市底层,混在下流社会,只会垃圾文学。我就是北京的一个糙老爷们,来不得半点高雅,喜欢的您就看两眼,不喜欢的您就别看,小心污了您高贵的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劳驾,请您抽我耳光吧!  

2010-12-25 15:07:32|  分类: 麻辣酸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22日,网坛名将彭帅发表了一则声明,声称“此事发生之后,诸多不实的报道给我的训练和生活造成了很大压力。恳请相关媒体停止报道和转载不实的新闻,以免不良影响进一步扩大。”

回溯到一个月以前,相关媒体是这样报道的——

11月23日下午3时许,广州亚运会网球女单决赛前,彭帅的母亲张冰在进入网球场安检时,不仅不配合安检,还扇了志愿者一记耳光。据悉,在彭帅的妈妈过安检时,一名安检人员帮她打开相机时,把相机镜头盖扔在了桌子上,她便打了这名安检人员的耳光。这位女士还自称:“我女儿是彭帅,打你怎么了!”

再看看彭帅的声明,反驳的只是“母亲并未说过‘我女儿是彭帅’的话”,而并没有否认“母亲……张冰……扇了志愿者一记耳光。”

又一则佐证“彭帅妈妈打安检人员耳光”确有其事的消息,那个被明星妈妈打耳光的安检人员,是广州边防指挥学院的志愿者,广州边防指挥学院的领导因其受了委屈,特为其申报二等功予以慰籍。

我的思绪被这个“二等功”激荡得发散起来——假如打志愿者耳光的是农民工的妈妈,假如彭帅只是一个一般的运动员,假如彭帅这次没有拿上金牌,假如挨打的他爸爸叫“×刚”……彭帅还敢只声明不道歉吗?指挥学院还用得着拿“二等功”去安慰小同学吗?

历史惊人的相似,想起了一段轶闻……

◆----------------------◆----------------------◆

想当年,重庆还是陪都的时候,闹市的一个偏僻角落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茶馆,那天来了一位翩翩少年,一袭雪白西服,一顶白呢礼帽,一根银白文明棍,径直向正中的那张桌子走过去。

这个闹中取静的茶馆,历来是一群老朽的聚集地,突然来了个时尚青年,自然会引起人们的瞩目和猜测,他是谁?干什么的?来这里干吗?只见他端坐在那里,眼望着窗外愣神,手里一直玩着一个打火机,不时点上一支洋烟,偶尔抿一口茶,一坐就是一下午。

人们有个习惯,凡是看着合乎逻辑的事,或者是弄明白来龙去脉的事,就不再提起,也容易忘记,要是看不明白想不清楚的事,就一直放不下,总爱叨唠叨唠。

在茶馆看见洋盘小白脸的事,就成了晚饭后摆龙门阵的头号新闻。有见多识广的说,没准那人是“孔二小姐”,因为她仗着是孔祥熙的女儿、蒋介石的干女儿,有人给钱没人敢惹,一贯我行我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经常出些稀奇古怪、莫名其妙的事,闹得人哭笑不得,而且她还经常女扮男装微服私访,也许她发现那个茶馆有什么好玩的了,估计明天下午她还得来……

那时没有电视,照相机也不普及,人们对孔二小姐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多少人都想瞻仰她的仪容,茶馆第二天上座就从五成提到了七成,第三天就桌无虚席了。

一个默默无闻的茶馆突然兴隆起来,引起了警察的注意,侦缉队长决定深入虎穴,进去瞧瞧。

在满屋深色大褂当中,这一身白西服自然抢眼,再一看,哪个桌子都是满座,甚至还有加座,只有当中那张桌子只是白西服一个人,于是侦缉队长就大摇大摆在白西服对面落了座。

白西服瞟了一眼侦缉队长,继续看着窗外的街景,侦缉队长仔细打量着白西服,越看发现的疑点越多,忽然醒悟过来——这白西服竟然是女扮男装!这女扮男装来茶馆做什么?除了秘密接头还能是干什么的呢?看来她不是日本间谍就是共党奸细——这可是一条大鱼。

他扫了一下桌面,见皮包旁有美国香烟和打火机,于是计上心头,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假装没带火柴,说道:“借您打火机用用行吗?”,他是想趁机看看她的手有没有特工训练的茧子,不料白西服正在闲极无聊,竟然把打火机点着了递了过来,侦缉队长低头点烟,看到白西服食指上好象有枪茧,但不确切,不由得伸手抓住白西服的手腕,他想看个究竟。

白西服突然扬起闲着的左手,“啪”的一声,侦缉队长右脸挨了重重一记耳光,响声把大家震楞了,也把侦缉队长震懵了,白西服又是一声高分贝的喝喊“流氓!”夹起皮包就往外走,出名就上了一辆小汽车,开着车就扬长而去了。大家这才醒过来,纷纷议论“看来真的是孔二小姐了”。

忠于职守的侦缉队长被惹不起的孔二小姐打了,警察局不仅不敢要求孔二小姐赔礼道歉,反而还要向孔二小姐道歉,充其量只能是在道歉中解释一下这个侦缉队长不是流氓,抓手腕不是猥亵,而是查敌情,请求谅解。

孔二小姐听到警察局的道歉,觉得自己确实有点莽撞,人们毕竟穿着警服,做的可能就是公务,这一巴掌打的,别把警察吓得以后不敢查案子了,想了想,赶紧拨通电话,说了几句话,侦缉队长立马连升三级,当上了警察局副局长,专门负责长官府邸的安全。

第二天下午,重庆的所有茶馆都坐满了警察,干吗?等着挨耳光呢。

◆----------------------◆----------------------◆

附:声明全文

首先感谢大家对我一如既往的关注和支持。广州亚运会期间,关于我母亲在安检时和志愿者发生争执一事,新闻媒体多有报道,且跟“金牌论”、“李刚””等联系在一起,太过偏颇和失实。

1、有个别报道是援引我对此事的说法,其内容完全是捏造事实。我本人在亚运期间并未接受任何媒体针对此事的提问,也未在亚运后对此事接受过任何形式的采访。

2、母亲并未说过“我女儿是彭帅”的话,当时的志愿者不认识她,也并不知道她的身份。这是事发数小时后,我的教练Alan向工作人员进行解释时,才提到她的身份。

3、关于个别报道的“冠军特权”。我已经打了十多年网球,我想说即便拿了金牌也是大家的努力和付出换来的,并不会因为小有成绩而炫耀。我们心里很清楚,正因为有很多人的帮助和广大球迷的支持,我们才能一路坚定地走过来。

4、安检是每项赛事和活动必有的程序。母亲跟随我在世界各地参加过很多比赛,无论四大满贯还是普通的巡回赛,我们都很配合安检工作,尊重志愿者和大家的劳动。

5、事发当时,母亲担心我比赛受影响,并未告知我此事。当我知晓此事后,心情很难过,但我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绪,次日的女单决赛,尽管心情依然难过,可现场热情的观众让我坚持到了最后。个别媒体将此事与金牌关联是不合时宜的。

这件事情,我本不想被炒作,因为一路走来,始终离不开众多球迷的支持和厚爱;能在广州为中国争得荣誉,我们也离不开工作人员出色的保障。

此事发生之后,诸多不实的报道给我的训练和生活造成了很大压力。恳请相关媒体停止报道和转载不实的新闻,以免不良影响进一步扩大。

彭 帅

2010.12.22

(2010-12-25)

  评论这张
 
阅读(1155)|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