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甲老人王铭三的博客

年逾花甲,生性散淡,无拘无束,天上人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平民之家,长在城市底层,混在下流社会,只会垃圾文学。我就是北京的一个糙老爷们,来不得半点高雅,喜欢的您就看两眼,不喜欢的您就别看,小心污了您高贵的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做人,你敢不低调?  

2010-01-23 19:03:00|  分类: 老油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家回到工地,第二天一清早刚起床,工程师就来通知我,今天先去调度室上班,有什么问题晚上回来再谈,说完他就上火车走了。

我一脑子懵懵懂懂地进了调度室,没想到老何从里面迎出来,“王老师回来啦,什么时候搬?”问得我更加莫名其妙了。

这老何原是二队的工人,上过两年“七二一大学”,因为我在那当过半年多的老师,算是有点师生关系。因为他干活细致、规整,被工程师安排到技术室临时帮忙,搞竣工资料的文整。

不料老何突然吉星高照遇贵人,被党委书记一眼相中,三天以后一纸《人事调令》送到技术室,老何从二队调段调度室,从工人提拔为干部,定职为调度员。

调度室原来的两个调度员,都下队了,不过一个是当支部书记,算是提升;一个仍旧是当调度员,算是打压。

两个老手前后脚都走了,由一个生手来顶摊,工程师怎么能够放心得下,明知这样安排不合理,可谁能更改“霸天”书记的旨意?工程师只好采取个变通措施,让我到调度室去帮忙。

这都是我回家以后发生的事。

◆------------------------◆------------------------◆

调度,既是领导管理生产的耳目与喉舌,又是领导生产指令的发布人。山沟的工人,没见过多大世面,只见调度成天围着领导转,消息四通八达,多高领导都能说上话,那么牛的司机都得听他的,都以为调度就是领导的宠臣,其地位甚至比工程师还高。

老何比我大两岁,四川农村人,修成昆线招的那批合同工,因为有个高中肄业的底子,经常被抽到办公室帮忙,可始终没有得到正式的提拔,一直是“以工代干”。

老何这次突如其来地当上了调度,而且一下子就是段调度,而且还没熟悉工作就一下子提了干、定了职,真好像是农夫中状元,天上掉下一块狗头金,怎不令人喜出望外。

老何悄悄把同村好友叫了来,二人小小地庆祝了一番。好友回到队上一串联,二队所有四川老乡都知道了,南充终于有人出头露面了——老何在段上当调度呢,是“霸天”书记一手提拔的!

◆------------------------◆------------------------◆

时隔不久,段领导决定派车到河南,拉着粗粮去换大米,我们联系了四台解放牌卡车,准备两个队食堂一队一车,段机关与修配所食堂两车,过几天就出发。

车还没走呢,风已经散出去了,老何的那些老乡陆陆续续来了。都知道调度有实权,食堂管理员、司机都买调度的帐,俗话说“雁过拔毛”、“水过地皮湿”,调度派车拉东西,谁也得借水洗洗船,给调度留下点好处。老何的老乡都想从老何这里沾点光。

老何此时,还沉浸在被提拔的亢奋之中,第一次看到自己在老乡心目中的地位陡升,那股子甜蜜溢于言表,走路都是轻飘飘的,说话也有些轻狂了,竟然对他同村老乡说,调度室两个人,只有他的职称是调度员,我是临时帮忙的。

星期六晚上,屋里就剩下我们俩,我告诉他“老何,你大祸临头了!”老何惊讶的看着我,不解地问“什么祸?”,“乡情之祸,而且是来头不小,来者不善,后患无穷!”,老何连忙说“王老师,别吓唬我,到底是什么事,怎么回事?”,“就是买大米的事!”

老何一听,松了一口气,“你可真会开玩笑,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

“买大米的事就不小!没看出来?”我告诉他,这几天陆陆续续来的老乡不少,谁都想买点大米,可是你又能给他们多少呢?给谁谁高兴,给谁多了谁高兴,给谁少了谁不满意,不给谁谁恨你,这次买大米你非结几个仇人不可。

“不会吧?”

俗话说“蛇大窟窿大,树大荫凉多”,你的本事越大,别人对你的希望就越高,希望不能达到就是失望,大家都对你失望了,还有你的好吗?所以,在事发之前,必须先抑制对方的希望。你现在唯一能够做,而又必须做的就是,告诉所有来找你的老乡,你没有那么大的本身,调度室是我负责,你只能从我的手里拿大米。以后的事情,我就会替你料理清楚了,保证你一个老乡都不得罪,而且还都感谢你。

◆------------------------◆------------------------◆

第二天是星期天,老何按照我们的约定,在家接待了一个老乡,告诉他,前几天领导宣布了,调度室由老王复杂,办什么事都得通过他。说完就找地方躲避了。

老乡看老何一脸的不高兴,知道他也无能为力了,只好来找我,我给他一张纸,叫他写下名字,写下要大米的斤数。以后谁再来都照此办理。

晚上,我把那三张纸给了老何,老何看了看说“我们队的南充老乡都到齐了。”我告诉他统计结果是,他十多个老乡共需大米4000斤,整整半卡车。

老何一愣“这么多!”,我说“我复核了两遍,没错。一队食堂老罗,机关食堂老田,都答应给我一袋,司机班还有我50斤,这就是我的全部能力。你弄了多少?”

谁知这老何没经验,他以为汽车回来,大米到了才开始找管理员呢,结果现在一斤也没落实。我说只有这样了——那两口袋就给你们老乡了。

“他们那400斤怎么分?”我告诉他“已经有了个初步方案,一个人20斤,谁也不能多,谁也不能少,有薄有厚就得罪人,必须平均分配。名字上画三角的,就是孩子在工地的,多给10斤,谁也不好意思跟孩子计较。你已经不可能再弄来大米了,如果能再弄来当然更好,我那50斤再给你,你可以从中分一点给你同村老乡。但是,当时不能给,他只能和大家一样分,过些日子再跟他解释。那50斤一粒都不能进调度室,存工程师那屋,这有一粒米,我就不好说话。这样,有孩子的格外高兴,没孩子的也说不出什么,如何?”

他老乡的事已经摆平了,他一块石头落了地,这才顾得上问我的事。“你怎么一斤也不要?”我说:“我这是给你做个榜样!”

——要想办事公,就得两袖清风,自己不沾好处,说话就硬气,沾一丁点好处就怎么也说不清。这次一人只能20斤,与他们的期望值差得太远了,我们一粒都没有,他们意见就会小点,我们的话就好说点。本来我想咱俩都不要,可你这四川人太爱吃米,只好给你留点了。

“那以后再拉什么都没我们的了?”老何觉得不可思议。

是的,只要你给老乡办事,你就不要沾。这次你一开始就错了,同村老乡来那次,你本该回绝,结果你挺痛快的答应了,他知道自己大米落实了,回去不用吹,脸上就写着呢,都是老乡他行我怎么就不行,于是老乡就陆陆续续都来了。俗话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谁能落这个空?

你看看,有人找我买大米吗,没有,因为我的哥们都知道,我这个调度只是个传令兵,顶大是小丫鬟拿钥匙——当家不主事,简直就是个有职无权,这都是我平时一直坚持的说法。

◆------------------------◆------------------------◆

过去叫“夹着尾巴做人”,现在叫“做人要低调”,说法不同,道理一样,就是别张扬、少吹牛、不炫富,那都是得罪人的事,小心为妙。

 

  评论这张
 
阅读(911)|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