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甲老人王铭三的博客

年逾花甲,生性散淡,无拘无束,天上人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平民之家,长在城市底层,混在下流社会,只会垃圾文学。我就是北京的一个糙老爷们,来不得半点高雅,喜欢的您就看两眼,不喜欢的您就别看,小心污了您高贵的眼!

网易考拉推荐

【原】也谈老舍在历次运动中的批判  

2009-05-29 16:00:12|  分类: 老油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魏对我说:“我对过去的许多人和事都闹不明白,比如这篇文章,说老舍先生在历次的运动中,都站在批判别人的前列。可被他批判的人却又非常理解他,例如胡风、吴祖光,当然也有人不理解他,例如从维熙。如果现在再来一场政治运动,我积极批判您,运动结束以后,您能理解我吗?您还能像以前那样对待我吗?”

他说的那篇文章,就是傅光明发在网易历史上的《寻找真实的老舍:关于他在历次运动中的角色》,我告诉他,对待历史人物要把握三点——时、人、事——以那时的角度看那时,以那人的角度看那人,以那事的角度看那事。只有这样,你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如果你不了解政治运动,又以你现在的角度去理解,肯定会出现偏差。所谓“代沟”就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理解另一代人的事,自己错了还顽固地坚持,使对方有理说不清,很是无奈。

我先给你讲一个轮廓。比如现在来了一场政治运动,第一是有个名称,比如“反右”、“反右倾”;第二是有标准,即什么是“右派”、什么是“右倾”;第三是有一个样板,比如章伯钧、罗隆基,比如彭德怀。这就是“那时”。

一个单位有100人,在运动中被分解成四种人。一是骨干,这是领导的依靠对象,大约10人;二是关注对象,如有历史问题的,家庭成分高的,平时表现不好的,犯过其它错误的,没有与群众打成一片的,与样板人物有一定关系的……也就是可能成为被打击的人,也大约10人;三是利用对象,即与关注对象关系密切的人,利用他们的知情来揭发关注对象,比如也是10人;四是其余的70人,就是基本群众了。这就是“那人”。

运动一开始,学习文件,理解精神,大家表态,批判样板,联系实际,结合本单位情况查找本单位的×××,然后就转入揭发、批判,最后是一条条落实罪行,将落实的结果报上级批准,形成最后的结果。这就是那事。

弄明白了这个轮廓,再谈谈具体的问题。

首先,根据对“人”的分解可以看出,运动的重点是那10个骨干和那10个关注对象,并把10个利用对象牵连进来。其余那70人,就好象是围观的看客,你可以掺和进来,也可以置身事外。我同学的父亲就是不听劝阻,贴了一张表态支持一个同事的大字报,算是自投罗网,闹了个“中右”,按自动离职处理了。

有的人虽然经历了所有的运动,但每次运动都划在70名群众里,而且又不主动掺和,从来没受过批判,也没批判过别人,因此就永远没有错误。这些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三不”——不出头、不落后、不亲密。

譬如我被列为运动对象,并已开始批判了。你自然就是利用对象了,因为你是我的学生,和我来往频繁,接触亲密,希望你能多揭发一些别人不知道的问题。而你既不能推托说不了解我,又不能保持沉默,在会上你必须表态和我划清思想界限,并且揭发检举我的罪行,严厉地批判我。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要受到批判,而且丝毫不能减轻我的压力,也就是你在白白的牺牲。我们的经验总结是,运动中最难受的不是被批判的人,而是他的朋友、学生、徒弟,因为实在是不好处理“运动对象”与“亲朋好友”对立统一的关系。如果我对你在运动中批判过我而耿耿于怀,那就是我小肚鸡肠,至少是我不懂得政治运动,因为关键不在于你是不是发言,而在于你说什么,怎么说?

我不怕你胡说八道,也不怕你上纲上线扣大帽子,因为运动后期都要一一落实,没有就是没有,多大就是多大,不会对我产生伤害。我最害怕你的揭发紧贴政治运动的主题,不论真假都会加重当时对我的批判力度,给我增加心理压力。

老舍先生既是领导干部,又是社会名流,“人民艺术家”的光荣称号剥夺了老舍先生沉默的权利,他必须作为运动骨干站在前列,代表人民愤怒地批判人民的敌人。如果他不这样做,就会立即划到人民的对面,打击对象增加了一个老舍。如果老舍把自己保护下来,他还可以利用职务之便给朋友一些帮助。

先看看老舍先生是怎样批判胡风的。第一,老舍批判胡风的依据,是“关于胡风反党集团的第一、二、三批材料”和舒芜的“胡风信札”。这在当时是中央文件的附件,是全国学习、讨论的材料,所以才会形成全国人民的同仇敌忾。而与胡风交往20多年的老舍先生,竟没有提供一点点另外的新材料,他说的是大家都在说的,也就难怪胡风没拿老舍的批判当回事了;第二,老舍在批判中用的是“归谬法”。他把材料上的那些指控推向极致,使其成为荒谬——你们把不同意见的作家,妖魔化成“受过美蒋特务训练的”刽子手——是不是太夸张了?第三,老舍暗藏大智慧。他知道,现在是不能直接指出材料有问题的,于是就绕了个圈子,义愤填膺、激昂慷慨地高呼“彻底搞清胡风的政治背景”,其实只要依法进入调查程序,到了一切用证据说话的时候,材料里的那些不实之词就会真相大白了。老舍先生的呼吁,正说出了胡风先生的期望,所以他才“对老舍始终是尊重的、相信的”。

再看看老舍对吴祖光的批判。老舍说“当我看了有关他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材料之后,我很气愤,觉得过去认识他真是对我的一种侮辱。”为什么是侮辱呢?因为吴祖光善于伪装。告诉你,这可是历次政治运动的惯例,你过去有问题,就揭发你的问题,说明你一贯反动;你过去没问题,就说你是伪装得巧妙,不需要任何事实证明你是伪装的,多省事啊。我们还玩过这样的游戏,为了说明那个人虚伪,就说他办过什么什么好事,然后再说一句“这都是他装的!”结果,批判会变成评功摆好会了。如果反过来理解,说他伪装就等于说他过去没有错误。老舍说的“翩翩浊世之佳公子”,那是郭沫若给吴祖光的“桂冠”,“以前没有出路,现在更没有出路”,是老舍给吴祖光透露的信息——你已经内定是“右派分子”了,做好接受劳动改造的准备吧。这样的信息,在当时也是难能可贵的。

老舍与丁玲虽然不熟,但不是不了解,从延安到北京,文化界的宗派主义始终十分严重,丁玲就是受孤立的少数派。老舍发言说“丁玲一向看不起我们,今天依然看不起我们……”恰恰是向丁玲暗示,她首先需要改变人们心目中“狂傲”的印象,把检讨的重点放在“狂傲”上。

阳翰笙的《北国江南》被批判后,老舍接二连三给阳翰笙写信,汇报他在安徽的活动,外人看来这些信与政治运动毫无干系,而阳翰笙自己却明白其中深奥的内涵——别总纠缠着受批判的那些事,注意身体,多多保重,抽时间想想山山水水,咱们玩咱们的。

老舍作为北京文艺界的首脑人物,在运动中撰文批判,那都是奉命行事,写什么,怎么写,帽子扣多大,态度多强硬?上面都定了调子,出入不能太大,胡风、丁玲、吴祖光、阳翰笙都多次参加政治运动,也曾在不同的场合批判过别人,他们能理解老舍的难处和苦衷,当然也就理解老舍的良苦用心。年轻的从维熙只参加了这次“反右”,只挨批判还没有批判过别人,只知道被批判的痛,不了解批判人的苦,所以才感到委屈,其实只要反过来看看——如果老舍不批判,甚至说几句维护你的话,你的处境会比现在好吗?——他就会明白,老舍根本起不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

政治运动是一种特殊的生活,特殊的生活形成特殊的思维、特殊的逻辑、特殊的语言,不能用平常的思维、逻辑和语言去考评那些特殊的产物。什么叫心心相印?什么叫知心朋友?检验的标准就是能不能在大庭广众中高声说悄悄话,也就是人人都能听得见,但只有他俩听得懂。老舍言辞激烈的批判就是公开的悄悄话,被批判的人听懂了,别人就没必要多嘴多舌了,因为那些话本来也不是给你说的。

(2009-5-29)

  评论这张
 
阅读(704)|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