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甲老人王铭三的博客

年逾花甲,生性散淡,无拘无束,天上人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平民之家,长在城市底层,混在下流社会,只会垃圾文学。我就是北京的一个糙老爷们,来不得半点高雅,喜欢的您就看两眼,不喜欢的您就别看,小心污了您高贵的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咱给司马南支一招  

2006-04-25 12:3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咱给司马南支一招

王铭三

 

七十年代初我在陕西工作,有一个同事姓郝,喜欢变魔术,最拿手的是“空中抓牌”。你随便找一副扑克牌,从里面抽出一张,让大家看一下再插回去,他把牌放在背后捣鼓几下,然后就把这副牌平放在右手背上,让你用力从下往上打他的手,这牌就腾空而起,天女散花了,他快速地在空中飞舞的牌中抓一下,你抽的那张牌就抓在了他的手里,当然,接下来满地拣牌的事,就是你的啦。

老郝在一次旅途中遇上了一位魔术迷,非要学他这手不可,于是二人就绝技换绝技,他学会了“耳朵认字”。有一天,我们几个酒喝足了有些兴奋,他就显摆上了这一手,酒喝多了字也猜多了,结果他认错了两次,从那以后他就很少玩这套了。

八十年代中,我在北京上班,看到《人民日报》上有一篇记者的通讯报道,说四川有个九岁的小男孩叫唐雨,耳朵能听字。我告诉同事,这是魔术,我过去的同事老郝表演过。

谁想以后这样希奇古怪的事越来越多,而且说他们这是“特异功能”。后来更神了,先是严新的气功,后是鹤翔桩,接着是香功、宇宙功……不一而足,我真不敢相信我曾经练过几天的气功,竟然能被他们开发出那么神奇的功能,而且气功大师繁衍得越来越多。

跟着邻居到一个大礼堂听了回“带功报告”,听完出来邻居问我“灵吗?” 我说灵不灵的可不敢说,只是我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他说他是道教的多少代传人,可是给我们念的可是佛经啊!是道教没经可念,还是道教与佛教联合经营了?

从同事那里找来了严新大师的光辉著作,认真拜读以后才知道,严大师一定是熟悉并且活学活用了安徒生的《皇帝的新衣》,因为他那个“诚则灵”,就是从“愚蠢的人看不见”那里套来的。“诚则灵”反过来就是“不灵则不诚”,你想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谁好意思承认自己不诚实不诚恳呢?结果这违心、敷衍的回答,反而成为大师灵验的标本了。我想,大师在现场表演的时候,绝对不会找那些不要面子的人,因为他们会揭穿根本就不灵的假把戏。

司马南站出来,身体力行地反对“伪气功”和“特异功能”了,但是他遭遇到一个最大的尴尬。因为大师们的欺骗,使用的是魔术的手段,司马南成功地揭密就有许多魔术界朋友的帮助;但是,司马南又不能把欺骗手段的来龙去脉说得清清楚楚,因为再深入揭露,就会暴露魔术的秘密,就等于是砸魔术师的饭碗,所以只能点到为止。这就使“伪气功”和“特异功能”死而不僵,最近河北不是又有人声称要挑战司马南吗?因为他的两个侄女被训练得耳朵能够认牌了。

媒体这下子又有卖点了,反复测试反复查证又要忙一阵了,不同的观点、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论调又要热闹一番了。

其实,司马南根本就不用费那么大的事,记者也不要费那么大的神,只需要向“特异功能者”提个问题,叫他回答就行了。

自从“特异功能”开始轰动以后,尤其是把“特异功能”列入科研课题以后,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这些特异功能,有实际意义吗?

比如这“耳朵认字”,纸都拿到手里了,眼睛又没有问题,不用眼睛看,却偏偏用耳朵听,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较劲吗?这样的功能有用吗?

再比如那个“意念移物”,他能移来的,都是我们不需要的,而我们需要的,他又移不来,而且在“气场”不强的时候还不能移,这样的功能我们用得上吗?

不是没有用,就是用不上,这样的功能不论它怎么特异,都没有实用的价值。它有的仅仅是观赏价值,因为它特殊,所以,过去在庙会上,一直是把硬气功归在杂耍艺人一列的。

  评论这张
 
阅读(92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