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甲老人王铭三的博客

年逾花甲,生性散淡,无拘无束,天上人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平民之家,长在城市底层,混在下流社会,只会垃圾文学。我就是北京的一个糙老爷们,来不得半点高雅,喜欢的您就看两眼,不喜欢的您就别看,小心污了您高贵的眼!

网易考拉推荐

过中秋喽,吼个球!  

2005-09-08 18:09:15|  分类: 回锅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六三年九月,我们班十二个男生五个女生被分配到内蒙古。
    从北京坐一昼夜的火车先到哈尔滨,再转两趟火车才算到了德尔布尔。谁知这个小镇只是一个转运站,第二天还要坐拉材料的汽车往林子里再走五十多公里才到工地。
    工程队是一片帐篷,帐篷的周围全是树,有松树也有白桦树。支 部书记、队长在和我们谈话的时候,一再强调要集体活动,个人单独活动不要出这个帐篷的范围,而且还反复叮嘱不要进林子里采蘑菇,因为队里已经有走丢人的事情发生过了。
    上班以后,才知道书 记队长的嘱咐不是没有道理,除了脚下的这条伐了树又铺了石子的路以外,到处都是树,都是一样的树,真要是钻进去,谁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不迷路才怪呢!这时候才明白,原来批评别人看问题不全面时常说的“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原来是个正常的真理,在大兴安岭你能够看到的,只能是树木,永远也看不到森林。
    刚来的那股新鲜劲一过,生活就变得十分乏味,工作是那么单调,人是那么的少,活动的圈子又那么地小。

    转眼国 庆节就要到了,上面来了辆生活供应车,每个人配给半斤酒半斤月饼,我们这才知道,今年的中秋节和国庆节在一天过。
    那五个女生的对象都到大队部去了,晚上肯定是住招待所不回来了,剩下我们七条光棍好汉只好蹲在材料棚里小聚了。
    刚刚毕业的中专生,还不会喝酒,一个搪瓷缸子就成了大家的酒杯,轮着抿一口,还觉着辣的不行,赶紧咬一小口月饼,倒也有点乐趣。
    天刚黑,还没来得及赏月呢,天上就纷纷扬扬地飘起了大雪。“操!”这是满脸烫疤的刘大哥说话的前奏,“什么天啊?国 庆节下大雪,北京游 /行还穿裙子呢,操!”又一个尾声,别人可以接着说了。
    “操!咱们他妈的干嘛来了?在北京干什么不行啊,非跑这来受这个罪。操!” 刘大哥见没人接碴,又说了起来。
    “你丫还说呢”年龄最小的厚嘴唇辉子,是班里唯一敢和刘大哥对着干的人,辉子不论怎么挖苦他、损他,喊他大疤瘌,都没有关系,有人说是一物降一物,实际是刘大哥是拿辉子当亲弟弟了。“我们小,不懂事,你丫都上班了,还考他妈什么中专哪,你丫自找!”
    “嘿嘿嘿,开批判会呢?”眼镜和刘大哥都是从工厂又上的学“我们毕业的时候赶上反右,好多学校不招生,好不容易考上了,地下铁道又下马了,赖我们哪?”
    “操!说的好好的,毕业在北京修地铁,还说是要修一百年,操!”
    “哥哥,别老说这些烦事好不好?”黑子老宋插上了话“辉子,拿笛子去,来一段。”

    辉子的笛子,在我们学校那一片名气不小,而且那是他唯一的优点,时不长的要露一手。
    谁知辉子吹着吹着就不成调了,他哭了,一边流着泪一边吹,连哆嗦带跑调,楞是把《荫中鸟》吹出老鸹叫来。他的抽泣就跟“非典”似地一下子传染开了,大家都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想起了北京,想起了家。
    不知是谁开始哭出了声,“呜……呜……”,不一会儿,巴乌独奏变成了合奏,呜呜地哭成了一片。
    突然,前面一道亮光,帐篷帘子掀起来走出一个人来,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朝这边喊:“是辉子吧,回来睡觉!过中秋喽,你们吼个球!”原来是辉子的工班长。
    回到帐篷才知道,比我们早来四个月的新工人,也被我们传染上“非典”了,我们惹了一场大祸。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