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甲老人王铭三的博客

年逾花甲,生性散淡,无拘无束,天上人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平民之家,长在城市底层,混在下流社会,只会垃圾文学。我就是北京的一个糙老爷们,来不得半点高雅,喜欢的您就看两眼,不喜欢的您就别看,小心污了您高贵的眼!

网易考拉推荐

简体字、普通话、汉语拼音——中国语文的三大改?  

2004-10-26 22:34:14|  分类: 一杯清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在1956年至1958年,中国语文进行了三大改革,即:公布“简体字”,推广“普通话”,推行“汉语拼音”。

一、简体字

在中国,有“仓颉造字”的传说,说中国的文字是黄帝的史官仓颉创造的。实际上,中国的文字是由历代中国人不断创造的,随着历史的发展,有的字被淘汰了,又有的字被创造出来。

中国人在一开始,通过“象形”创造了一些文字,随着生活越来越丰富,思维越来越发达,需要表达的事物也就越来越多,“象形”的创造力已经承担不起了,于是老祖宗又在象形文字的基础上,创造了会意文字和会声文字。因此,可以说象形文字是中国文字的始祖和基础。

中国字,一开始是用刀刻的,刻在龟甲上,刻在牛骨上,刻在竹子上,后来发明了毛笔才改成写。写比刻方便多了,于是创造的字就一下子多了起来,那些含义复杂的字就被含义简单的一群字所代替。所以,我们在读古文时,有许多字根本不认识,有许多字的含义被误解了。

商朝使用的是甲骨文,秦朝统一六国以后,李斯规定一律使用小篆,到了汉朝,文字才基本上形成了现在这种方块字的样子。汉朝时,中国已经开始了广泛的外交,向西有张骞通西域,向北有苏武留胡节不辱,向南有尼泊尔(古印度)的佛教传入,大家认识中国的中原是从汉朝开始的,所以把中原人称为“汉人”,把中原使用的文字称为“汉字”。汉朝有发明了纸,这就使汉字能够得到大面积的普及。

用毛笔在纸上写“汉字”,容易形成个人的风格,由此就产生了“书法”,所以在汉朝蔡伦发明造纸后不久的晋朝,就产生出中国第一位大书法家王羲之。到了宋朝,秦桧创造了一种新的书体,把字写得方方正正,易于辨认,易于刻版,所以得到广泛的推广,但由于秦桧是个千古罪人,这种书体不便称“秦体”,就改称为“宋体”,就是我们现在印刷和书写常用的文字。

字母的书写也有书法艺术,但它绝没有汉字的书法艺术这么辉煌,这么普遍。就是因为字母是用硬笔写的,汉字是用毛笔写的;字母的笔画少,而汉字笔画多。柔软的毛笔既难于把握又可以挥洒自如,笔画多容易体现风格间的细微差别。

有一个民间故事:王献之在母亲的督导下练字,几年之后已经练光了八缸墨汁。有一天王羲之路过书房,见桌上有一张王献之的习作,其中有一个字少写了一个点,王羲之一边摇头说这个孩子太马虎了,一边就顺手把这个点给填上了。晚上王献之把这张习作交给了母亲,母亲看完之后批道:吾儿练墨八缸整,只有一点像羲之。而这“一点”正是王羲之给填上的。

这个故事说明汉字书法的深度和难度。笔画多了,还能以瑜掩瑕,笔画少了就没有回旋的余地,所以笔画越简单越难写,如果只准写“一”或“之”字,恐怕要使一大批书法家退出书法界。所以,为什么书法界坚持使用繁体字,就是因为简体字难写而又没有字帖可以效仿。

书法在发展中,不仅出现了各种流派,而且产生了许多种类,一般说是“真、草、隶、篆”四大类。草书,尤其是狂草,需要的就是挥洒自如与豪放,而笔画太繁琐的字制约了挥洒和豪放,于是只好请笔画让位于豪放,草书就不再循规蹈矩地按照标准的笔画写了,为了整幅布局的需要,为了字的美观需要,有的笔画省掉了,有的笔画用曲曲弯弯的符号代替了,书法家自有书法家的规律,可是一般人就看不懂了。可以说,草书就是汉字的古代简体字,而且是书法界的规范简体字。

汉字,看过去,一直处于发展之中;看未来,一定还要继续不断地发展。因为人们必定会根据新的需要创造出新的汉字。著名的“汉字创造者”在古代有唐朝的武则天,在近代的有刘半农。武则天为了显示中国第一和唯一女皇的威严,创造了许多没有实际使用意义的字,只有意为“日月当空”的“瞾”字,因为是她的名字而流传下来。

中国历来是“语、文分开”的,说话和写文章绝不是一回事。古代人说话肯定不是古书里写的那样又文绉绉又简洁,也不会象戏剧里表现的那样文质彬彬、一板一眼。清朝中叶乾隆事情的曹雪芹,在《红楼梦》里使用的语言已经接近了我们现在的北京话,而清朝后期的林琴南却在他翻译的书里使用的是文言文,由此可见,中国人的说话变化是不大的,变化大的是文字的表达。我认为古装电视剧里的人物,如果象现代人那样说话,也许更符合历史的事实。五四运动打破了封建的禁锢,一是兴起了白话文运动,二是妇女开始走上社会。白话文就是要把文章写得口语化,文章口语化就必然要创造口语化的字,于是“你、我、他”就应运动而生。妇女走上社会就是要男女平等,那时有人提出,“你”和“他”都是代表男性的字,所以文章里涉及女性时的称呼必须用另外的字,最初是用“汝”和“伊”,后来音乐家刘天华的弟弟文学家刘半农,把“你”和“他”的偏旁由单立人换成女,就成了“妳”和“她”。后来这个“妳”字不常用了,“她”字一直保留到现在。

回放这些历史的痕迹是为了说明:从古至今,汉语和汉字一直是在发展变化之中,从来没有静止过。

解放以后,一方面是需要大量的学习,一方面是文字水平普遍不高,而大量的繁体字又难记难写,于是大家一致呼吁汉字要简化,而且自己就开始动手了,那时流行的简化有两种,一种是词的简化,一种是字的简化。词的简化就是把一个固定而常用的词简化成一个字,如“社会主义”简化为把“社右边的土换成义”,“资本主义”简化为把“资下边的贝换成义”,“问题”写成“门”里一个“T”字;字的简化就是减少字的笔画,如把“國”简化成“口”。这都是当年流行范围比较广,得到普遍承认的简化汉字。

在国家后来颁布的第一批“简体字”中,有许多是在社会上已经普遍采用了的,我当时曾经数过,至少有三分之一是以前认识和使用过的。由此可见,“简体字”并不是谁的心血来潮,也不是谁的闭门造车,而是国家对大家的创造进行了权威的确认。

日本,也是使用汉字的国家,他们对汉字也进行了简化,但是由于当时我们还没有与日本建交,两国在两地分别进行简化,简化的结果就不一样了。如“澤”字,我们简化为“泽”,而日本则简化为“沢”。

自己国家的台湾和香港,却没有在汉字简化方面迈出半步。这是因为,当时在台湾掌权的是蒋介石,他把共产党称为共匪,把大陆称为匪区,而只有他才是中国的正统,所以,我们越是推行简体字,他越是坚持繁体字,因为推行简体字就损伤了他大总统的面子。香港当时还在英国的统治下,又有大量的国民党的势力,所以香港的报纸也不敢用简体字,而为了表示他们的爱国,强烈地显示他们也是中国人,因此就大量的使用了表达粤语的文字。

既然我们是“汉字”的发源地,在世界上我们拥有“汉字”的无可争议的专利权,我们有权创造新的汉字,我们有权把繁体字变成“简体字”,而其他使用汉字、汉语的国家和地区,都应当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标准为标准。这不是人人反对的“强权主义”,而是国际惯例的“母权主义”。我们现在学习的英语,尤其是美国英语,有很多是简化的,如现在我们常说的“白白”、“OK”,就是已经被简化过的词语。

“傻瓜相机”受到普遍欢迎的现象,说明社会发展、科技进步的标志,就是把复杂的事情变得简单了。所以,汉字的简化是个不可逆转的大趋势,只是有了电脑,人们不必再一笔一划地写了,使汉字简化的步子可以放慢了。

汉字的简体字易于普及,繁体字利于书法。所以我们的简体字和繁体字一直在并用,这种状况一直撤消到现在。因为谁也没有必要排斥谁,所以谁也没有排斥谁。

二、普通话

上世纪六十年代,四川流行着一个段子说:1954年,政务院开会选举普通话,结果是北京话和四川话得了个平票,后来毛主席说照顾一下子嘛,北京好歹是首都嘛。所以,现在北京话就成了普通话了,要不是毛主席讲情,我们四川话才是全国标准的普通话咧!

后来我听和看到几个内容一样的段子,只是把四川换成了他们那个地方而已。但是我认为他们都是东施效颦,因为四川的段子里有关键的一句,就是“要不是四川的中央首长宽宏大量”这条理由,因为在中央领导干部里,四川人确实是比较多的,所以我觉得只有四川人才有权编这样的段子。

之所以我断定它只是一个段子,就因为当时的政务院,后来的国务院,是不可能选举普通话的。

普通话的定义一是以北方话为基础,二是以北京音为标准音,在这种定义下的普通话至少应当说从明朝到民国都是这么实行的。

首先,在我国汉语有八大语系,北方语系包括东北、华北、西北、西南、华中的全部和华东、华南的一部分,分布最广,使用人口最多,所以以北方话为基础,是合理的,起码体现了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

其次。在北方语系中包括千百种不同的方言,方言包括语词和读音两部分,方言的语词差别是一个地方一个说法,比如同是一个东西,北京叫白薯,河南叫红薯,福建叫番薯,四川叫红苕,上海叫山芋,山东将地瓜等;方言的读音差别是同一个字,一个地方读一个音,比如“吃”,北京读chi,辽宁读ci,湖南读qia,胶东读qi等,所以全国必须有一个标准读音。北京话是以北方话为基础的综合性语言,尤其是明清两朝的皇帝都说北京话,所以北京话自然成为明清两朝的官方语言,几百年延续下来,皇帝被推翻了,北京话的官方语言地位却稳固下来,即使是民国把国都定在南京,国语仍然是北京话。

由于普通话以北京音为标准音,北京又占据文化中心的地位,所以北京话中的一些新老方言,如“的哥”、“侃大山”等也流传成了普通话。

三、汉语拼音

我上初中的时候,没有外语课,那些外文字母是在数学课上学的。后来,我们成了第一批学习汉语拼音的学生,课本上还有“(试用)”的字样。

学习汉语拼音的时候老师讲,将来的汉语要走向拼音化,也就是要用汉语拼音的字母取代汉字,这样今后的中文就和外文一样了,大家都使用字母。

当时,反右刚过,别说是反对意见,就是半信半疑谁也不敢表露。而我们还是不太懂事的初中生,倒是感到新鲜,凭着好奇的力量认真学习。

“汉语走向拼音化”既没有引起争论,也没有迈出实质性的步子,已近60年了,汉语拼音仍然是当年的哪个老样子,没有一点点长进。

八十年代初期,从《北京晚报》上看到一篇文章,什么介绍了民国初期文化界对汉语实行拼音文字改革辩论的历史,其中介绍了于右任(或许是赵元任)为说明“汉语不可能实行拼音化”的规定而拟的一段古文,记得的几句是“诗士施氏,誓食十狮,施氏适市,市适十狮,施氏矢,十狮逝,视实石狮”,就是用若干个“shi”组成的文章,只发一个“shi”的音,不看汉字,只听汉语,是谁也听不懂的。

也许赵老先生举了个极端个别的例子,但是我们玩的绕口令,念的时候拗口,可是在看文字的时候是没有一点拗眼的。可见汉语一定要和汉字相配,拼音字母是不能单独成立的。

有人说,汉语拼音字母可以在美化商品或商标方面可以单独存在,我认为那是有限的,因为汉语里有许多同音字和近音字,单独的一个拼音容易产生歧义。八十年代初,我在火车站看到一个姑娘穿着一件蓝运动服,胳膊上印着一行拼音字母“jijian”,我乍一看感到十分奇怪和不解,我以为是“鸡奸”,后来看到后背上的图,才明白臂上的拼音应该是“击剑”。不是我往歪处想,是因为前几年出过大姑娘穿的棉毛衫上印着英文的“请你吻我”。

如果汉语拼音的字母只能为汉字作拼音用,那么我们原来就有注音字母——ㄅ(bo)、ㄆ(po)、ㄇ(mo)、ㄈ(fo),这是清末民初发明的,我们一直使用到六十年代。

最初发起汉语拼音改革的目标,看来是永远不能实行了,只是“bpmf”比“ㄅ、ㄆ、ㄇ、ㄈ”看起来更像是英文,而不像日文罢了。

以上是我对中国语文三大改革的回顾和理解,立此存照。

 

 

 

另外:我搞不懂论坛里面的规则,不知道什么是经验值,不知道那些币是怎么回事,忽然见我从幼儿园升到了小学一年级,上了一个台阶,算是我来到论坛半年多的收获,而且还发现与钟灵毓秀兄竟然是同年级,甚是惊喜,谢谢斑竹!!!!!

再:这里不是历史问题的社区吗,可是谈历史的文章太少了。

 

  评论这张
 
阅读(84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