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甲老人王铭三的博客

年逾花甲,生性散淡,无拘无束,天上人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平民之家,长在城市底层,混在下流社会,只会垃圾文学。我就是北京的一个糙老爷们,来不得半点高雅,喜欢的您就看两眼,不喜欢的您就别看,小心污了您高贵的眼!

网易考拉推荐

对日入常,中国必须行使否决权  

2004-12-19 21:1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日入常,中国必须行使否决权

王铭三

(一)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对于世界格局的分析,有三种不同的观点,一种是美、苏的“两大阵营”观点,认为世界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而中苏矛盾的焦点是争夺社会主义阵营的领导权;一种是中国的“三个世界”观点,认为美、苏这两个超级大国是第一世界,发达国家是第二世界,发展中国家是第三世界;一种是日本和西欧的“五极世界”的观点,认为地球分为南极和北极,而世界分为五极,即:美国、苏联、中国、日本、西欧,其他国家分别是这五极的朋友。

“两大阵营”的观点,是按照意识形态的简单划分,美国并不承认中国反对苏联的修正主义是意识形态的分裂,只是认为这是社会主义内部的争吵,但是这种争吵对美国毕竟有利,为了削弱苏联的力量,就向中国发出友好的信号,促进了中美建交。这就是所谓的“打中国牌”。

1975年联合国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席位以后,在美苏争霸的情况下,中国成了第三方,即第三世界的代表,所以邓小平在第一次参加联合国会议的讲话中,阐述的就是三个世界的理论。所以,后来中国在常任理事国的会议上,总是根据提案对第三世界是否有利的情况,决定投支持票、反对票或弃权票。

“五极世界”的观点,虽然看到中国团结了发展中国家以后的力量,但同时也提升了日本和西欧的国际地位。现在,西欧实行了货币联合,产生了“欧元”,就是对“美元”这个世界唯一流通货币的抗衡,所以,亲近美国的英国迟迟没有参加“欧元共同体”,同时美国也在打压“欧元”的强势,“欧元共同体”在拼命抵抗美国的打压。

日本、西欧和亚洲“四小龙”,都是在美苏争霸的空隙中发展起来的。我们则是为了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万世大计,主动放弃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让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占世界人口三分之二的受苦人先富起来,等到我们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洗礼,祖国江山一片红以后,再来超英赶美的时候,这些得志的小人却仰仗着财大气粗,不再把我们看做是世界的一极,而看成是一个潜在的大市场了。

尽管俄罗斯、日本、西欧与美国有时存在着利益冲突,但是在对需求他国资源的这一点是他们的共同之处,所以在很多的时候他们可以结成伙伴。

中国从古至今,就是只管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反对那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贪得无厌,尤其是儒家“恕”的思想,使我们形成两种不同品质矛盾统一地融为一体。如果你与我争天下,那么“天无二日,地无二君”,我们就斗一斗,如果你臣服了,那么“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就饶恕你,如果你离开了,我们就成了朋友。国家如此,一般人也如此,在一个单位工作,就很容易成为仇敌,分开了也很容易成为朋友,所以民谚有“亲戚远来香,邻居高垒墙”的说法。内斗是我们的强项,外争是我们的弱项。还是马来西亚领导人了解我们,说我们是和平的大象,因为他们从中国的文化看到,中国不管发展到多么强大,都不会对外人造成威胁。

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和哪个国家都不可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战略伙伴关系,因为中国只需要保护自己的利益,而其他的国家都需要别国的利益。

(二)

日本则不一样,他在资源缺乏的条件下,要发展成亚洲的霸主,就必然对别国的资源提出需求。于是在没有接壤邻国没有领土之争的情况下大力发展武力,很显然的目的就是要用武力掠夺别国的资源,侵华战争他捞足了,现在有些海湾里还贮藏着从中国抢去的煤。

二战以后,日本“潜伏犬牙忍受”,制定了“吃十年、穿十年、住十年”的崛起规划,发展了农业、纺织业和建筑业,并带动了相关的产业。在扩大贸易中,日本尝到了甜头,他们在贸易中用和平的方式获得的资源,比二战时期抢夺的资源还要多。

七十年代在北京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说是日本用木板换中国的核桃,但是要中国先交核桃,一个星期以后日本再交木板。结果是船到码头以后就装上了核桃,当即在船上用核桃皮加工成木板,然后再把木板卸下来,白白地装走了一船核桃仁。这个故事的细节可能有出入,但是大体是不会错的,因为那个时候多的只是小道消息,没有人敢于为吹捧日本而制造谣言。从这个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出日本的科技水平和做买卖的精明。

日本富了,有了经济实力,要进一步发展,就必然对别国的资源有更多的需求,因为日本的经济就是靠使用别国的资源生产出产品,再卖给别国,仰仗着科技和质量从中赚取高额的附加值。

日本富裕以后,在世界上首先取得了较高的经济地位,但是由于二战的影响,日本在世界上还没有军事地位和政治地位,这是日本难以容忍的伤痛,所以只好紧紧地跟在美国的后面,以便借一些机会出兵,为发展武器找个借口,然后是一点一点地提升军事地位。在缓慢提升军事地位的同时,日本还不忘提升在国际事物中的政治地位,因为要想成为真正的大国,并能够发挥大国的作用,就必须成为常任理事国,所以日本拉着德国一起,共同要向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上进军。

(三)

如果中国是个“和平的大象”,日本就是“奸诈的狐狸”。

当年为了免除国家的战争赔偿,日本花费了不少的心思,首先他摸清了中国不凌弱的习性,竭力向中国的国民党政府示好,利用国共的矛盾,把自己打扮成国民党的同盟,以使蒋介石放弃日本的赔偿。后来,在1972年田中访华的时候,他们知道毛主席有博大的胸怀,不会斤斤计较,而且在前政府已经放弃赔偿的情况下,只要日本主动提出赔偿的问题,毛主席一定会大度地放弃,结果他们如愿以偿。但是当民间赔偿的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以后,他们又耍尽了手腕,不是一拖再拖,就是千方百计压低赔偿的数额,由此可见,日本的赔偿根本没有诚意,如果当初毛主席要求赔偿,日本也会在赔偿的细节问题上纠缠不休,毛主席当然了解日本的伎俩,所以就很痛快地表示放弃赔偿,日本得到的只是放弃赔偿的第二次重复的承诺,而中国得到的则是恢复了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合法席位,因此在放弃赔偿问题上,毫无疑问,毛主席是获全胜的。

但是,日本对中国丰富自然资源的觊觎是始终没有放弃的,而且在不断地寻求着占有的商机。

七十年代在北京有两个传说:一个是日本买了不少中国某窑的瓷器,可是在装船的时候,为了不多占地方,却把这些精美的瓷器都摔碎在铁箱里,码头工人把这个奇怪的现象上报以后,周总理要科学院对这个窑的瓷器进行化验,结果发现这个窑的瓷器里含有一种耐高温的元素,可以用于航天器的外壳上,后来的导弹发射成功就与此有关。一个是日本要高价买某地的沙子,后来对这里的沙子化验分析以后,发现它富含单晶硅的元素,结果我们就自己提炼出了单晶硅,由此,半导体管就完全国产化了。

同时还有一个事实:《人民日报》的一篇政治宣传报道“大庆精神大庆人”,引起了日本的注意,他们从文章中分析出大庆油田的位置和范围;后来又从《人民画报》上的照片“大庆之夜”上分析出大庆油田的日产量;他们又通过中日青年友好代表团的形式,到北京丰台火车站,巧妙地窃取了大庆石油的标本;再从国家领导人的频繁交往中,分析出中国要购买罗马尼亚的炼油设备,根据他们掌握的资料表明,罗的设备不适合炼大庆的油,于是他们就研制出了适合炼大庆油的设备,然后向世界公布日炼油设备的参数,坐等中国去求购。北京燕山石化的炼油设备,就是从日本买来的。这个故事,是邢贲思(《人民日报》主编)1979年在讲“情报工作”(那时还没有“信息”这个词)时讲的,我是在安装公司得到证实的。

景泰蓝是中国的特产,因为“景泰”是中国明朝景帝朱祁钰在位八年(1450~1457)的年号,“蓝”是因为当初景泰蓝的珐琅只有蓝色这一个颜色。但是日本窃取了景泰蓝的制作工艺以后,就利用中国对国际市场和国际惯例的无知,抢注了专利,致使中国的景泰蓝出口还要向日本交纳专利费。

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中,日本和美国、西欧是最难谈判的对手,美国和西欧是对中国市场的需求大,日本则是对中国了解得太多太深,而且又斤斤计较。

这些历史现象充分说明,日本当常任理事国以后,就可以在许多方面获得发言权,对日本当然有利,但是对中国肯定是不利的,所以我们必须实行否决权。

为了不与其他四国对立,我们可以在行使否决权时说明理由。

(三)

德国挑起了两次世界大战,使欧洲受尽了无穷的伤害,如果没有美国的加盟,英、法很可能要亡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又加入了德国的同盟,在亚洲挑起了世界大战的另一个战场,德国、意大利和日本成了世界人民的共同敌人。

二战刚刚结束,为了联合更多的国家共同防止德国和日本或者其它的国家发动侵略战争,由美、英、法、苏这四个打击德国纳粹的同盟国发起,由二战抗德和抗日的国家参加,成立了联合国,以形成稳固的反对法西斯的联合力量。

美、英、法、苏四国是打击德国纳粹的同盟军,也是柏林的共同占领者,所以这四个国家就是当然的常任理事国。美、苏参加了抗日,在抗日的同盟中,中国是最大的国家,也是受害最深、出力最多的国家,因此,经美、苏的推荐,中国就以抗日的代表进入了常任理事国。

在这五个常任理事国里,只有苏联一家是社会主义国家(国民党统治时期的中国还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如果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苏联必然会在许多事物上处于不利的地位,因此苏联提出了“一票否决权”的方案,由于斯大林的强硬和苏联在欧洲的强大,这个方案就不得不通过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许多没有参加二战的国家也加入了联合国,最后连德国和日本也被联合国接纳了,这是因为大家认为让他们进入国际大家庭,不仅可以让他们尽一个国家的义务,还可以通过共同参与国际事物对他们实行近距离的监督,但是,无论他们发展得多大,对联合国尽的义务多么多,他们也不能进入常任理事国里。联合国作为防止他们再次疯狂的组织,却把被提防的战争疯子纳入防疯的领导班子,岂不是有悖联合国成立的初衷。

况且,日本和德国不同,德国的纳粹已经被彻底消灭了,当年西德的新纳粹主义只不过是跳梁小丑,既没有什么根基,也没有什么社会基础,况且在东西德分裂,四国兵驻守柏林的情况下,不久就烟消云散了。而日本的军国主义并没有彻底消灭,甚至是没有动摇其根基,除了把军队改称为“自慰队”,兵工厂只研发武器并制作样品而不批量生产以外,无论是政治体制,还是思想体系,还有那武士道精神,都与二战时期一模一样,所以,日本进入常任理事国里,只能鼓励他在军国主义的道路上走得更快,而待日本的羽翼丰满以后,对世界的危害将会比70多年前更大,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是韩国、朝鲜和中国台湾,然后就是中国大陆,而且下次发动的侵略战争,日本一定会吸收二战时期的教训,不再四处出击,不再招惹美国,因为中国的自然资源已经足够日本使用的了。

韩国、朝鲜和中国应当携起手来,共同抵制日本进入常任理事国里,而中国的否决票是至关重要的最后一道防线,所以,中国必须行使那珍贵否决权,不能让我们受害的韩国、朝鲜朋友寒心。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